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Kli | 3rd Jul 2007 | 打工回憶 | (941 Reads)

 

雖然遲了點,但我也來個回歸十年的回顧。

97年,我對香港的前景非常樂觀,當時香港電影正慢慢打進荷里活,周潤發、吳宇森、徐克、李連杰、成龍、王家衛,令香港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日漸提升。

新機場、迪士尼、北京奧運,種種消息都令我相信香港經濟最少會好十年。

98年初,我兼職為香港電訊iTV跑街客、洗樓,一星期只在夜晚或周末做20小時,也有超過7000元收入(當然這個業績是屬於高水準 - 我有我的獨門秘訣),加上日間在大公司的正職,初出茅廬便已經有二萬多元收入了。

98年中,在我親眼目睹在對面大廈的香港電訊員工集體抗議裁員凍薪,而其他大公司也相繼宣佈凍薪計劃。

98年尾,在我工作的第一年,居然出現了「凍薪」這回事。過往十幾年沒出現過的凍薪,居然出現在自己身上。

自此社會氣氛一直消極,直到99年中開始,科網股開始抬頭。

盈科數碼動力、新世界數碼基地,還有其他科網股,相繼出現,外國的科網公司隨著美國的科網熱,紛紛到香港股票市場掘金,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。

我亦連續被兩次挖角,最後安頓在一家只成立不過兩年的澳洲上市公司辦事,當時的薪金水平只可以用「瘋狂」來形容,而家入該公司後,因為表現良好,一年內加薪三次,每次都有20-30%增幅,令薪金比瘋狂更瘋狂。

我看著公司如何與投資者角力,也曾為公司物色收購對像,參與收購談判和due diligence,所涉及的金額,現在看來實在是不合理到極點,整個市場,整個投資氣氛已經被極度扭曲。

99年尾,我曾預測港股可上16000點水平(我記得在irc和Joe這樣說過,他卻看淡),但我錯了,港股最高去到18000點水平,在當時實在難以想像。

更難想像的是,在這個大牛市,我的股票組合居然... (算了吧)

大概在2001年3月,科網股爆破了。

我與IT Startup公司就像已經結下不解緣,本來任職的澳洲IT Startup「爆破」後,我轉到另一家在倫敦上市IT Startup工作,及後又到了另一家澳洲上市的IT Startup公司工作... 在這幾年間,看著這些新創公司由零開始,到上市集資,到打造自己的生意王國,其後或「爆破」、或被收購、或轉型做傳統業務,最後想不到,連自己也踏上這條路。

路的起點,在2003年9月。

SARS完結,50萬人遊行之後。

 

(回想起來,董建華上場以來,只有99年中至2001年初這年半間乘著科網熱潮,經濟是比較好的...)


[1] Steroids Jumptags

body ifbb increase weight overtrain rate rest

RoidsMall Photos | BodyPharm Twitter | RoidsMall Twitter | Steroids Vimeo

time steroid trophy late main build building general


[引用] | 作者 Steroids Jumptags | 19th Feb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